你在这里

“妹子节”谈谈数学里稀少的“妹子”

 

关注微信:DuoDaaMath 每天获得更多数学趣文

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duodaa

 

 

每年3月8日,是“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”,在中国这个节日经常被称为“三八妇女节”。然而,这个节日名称越来越不被人喜欢,女人们不喜欢被称为“妇女”,更不喜欢被称为“三八”;男人们也一样,他们不喜欢在这表达爱与温情的节日里,表达的对象被唤作那样。于是,这个节日在很多人嘴里已经变成了“女人节”或者“妹子节”。

 

虽然,我们要在本文里谈“数学妹子”,但其实喜欢数学的“妹子”很少,成为数学家的妹子就更少了。成为数学家的“妹子”中,似乎也很少有完美榜样。希帕蒂亚,虽然才貌双全,但死的过于悲惨;热尔曼,为了数学不得不放弃女人扮靓的“权力”而女扮男装;柯瓦列夫斯卡娅,虽然荣誉颇丰,但一度极度贫困,且寿命不长;还有一位叫诺特的女数学家,干脆直接被另一些男人叫做“男人婆”。似乎要成为女数学家,女人们要么短命,要么得放弃外在的美丽,这是很多“妹子”绝不能接受的,尤其后者。

 

 

在当代,为数不多的“数学妹子”们也在努力的成为榜样。2014年,米尔扎哈妮成为了获得数学最高奖“菲尔兹奖”的第一位女性。在数学界给喜欢数学的女孩们提供了一个大大的榜样。而“菲尔兹奖”的颁发机构国际数学联合会的现任主席多贝茜,也是一位“妹子”。在大部分都是男人的数学界里,多贝茜主席的女王范儿一定是很多“妹子”们喜欢的感觉。

 

然而,榜样的多少与是否完美不见得是“数学妹子”稀少的原因。女孩子不喜欢数学,或者其他科学,也许在她们很小的时候就决定了。有研究表明,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玩具。男孩们得到的玩具往往是积木、橡皮泥、汽车、武器,这些玩具既影响了孩子的空间抽象与理解能力,又促使他们对机械等产生了持续的兴趣,使得他们在未来更容易进入理工科学习。而女孩得到的则大多是芭比娃娃、洋娃娃、过家家的器具,这些玩具则更多的是对孩子的主观感受能力进行培养,使得他们在未来进入艺术或者人文领域的可能更大。研究还说,性别本身和先天智力因素并非主因。

 

Duang!那么问题就来了,改变“数学妹子”稀少的现状,我们应该做什么,从娃娃抓起?这个,我们哆嗒数学网的小编还真不知道。 不过美国人已经开始行动了。他们设计了符合小女孩心理的“工程学”玩具,在各个地方宣传数学和理工科的对未来找工作的作用——理工科的“妹子”在收入方面比非理工科的“妹子”多出33%。就连总统奥巴马都坐不住了,他站出来说:“我坚信一件事,我们需要更多对数学、科学、工程学感兴趣的女生,我们有一半的人并没有涉身这些领域,这就意味着有大量的天才,没有得到他们应该需要的鼓励和支持。”

 

 

好吧,我来说我们要做什么,虽然我一开始是反对说这个的。从身边的小事做起,我建议当身边的“妹子”做成一道他思考很久后才得到答案的题目后,给个大拇指,说句“你真棒”。因为她天赋并不比你差,只是一开始玩错了玩具……

 

 

 

关注微信:DuoDaaMath 每天获得更多数学趣文

新浪微博:http://weibo.com/duoda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