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在这里

数学很美 ——记华东理工大学鲍亮老师

数学很美 点“亮”课堂
——记华东理工大学鲍亮老师

通讯员 张婷 晨报记者 董川峰

“来华理没上鲍亮的课就亏了”、“鲍亮就是教数学的语文老师+段子手+人生导师”、“鲍亮的课就是high”、“线性代数我超喜欢鲍亮的,就和他的名字一样超亮”……在人人网、贴吧里,许多学生或郑重或调侃地表达着对鲍亮老师的喜爱。

鲍亮,这位华东理工大学理学院数学系的“80后”教师何以如此受学生追捧?

数学课堂也可以很幽默

对理工科学生来说,高等数学、线性代数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大学数学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。但是想驾驭好这“三驾马车”,又让多少学子“夜夜枯灯伴,何日到天涯”。数学真的这么枯燥难学吗?如果你遇到的老师是鲍亮,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。

“线性代数就像平稳滑行后突然起飞的飞机,难度会陡然上升。”刚开学,鲍亮就用形象的比喻给学生打下了预防针。

在他的数学课堂上,许多抽象的概念和公式,都可以找到生动、风趣的类比。

“AB=I,I就是爱,矩阵就是一个人的爱人,就像有的人成双成对,有的人光棍一根一样,在矩阵的世界中,单身的没有逆阵,已婚的是有逆阵,而且必须恪守‘一夫一妻’制,即他的爱人(逆矩阵)是唯一的。”在讲解抽象概念“逆矩阵”时,鲍亮简单幽默的表达,让学生在欢笑中理解了逆矩阵的诸多性质。

讲到向量空间的封闭性,即两个向量的和或者一个向量乘上一个数都依然还属于这个空间,鲍亮喜欢拿动物做比方,就像两只猫生下的一定是小猫,而不会是兔子;一只小猫渐渐长大,当然还是猫,而决不会变成一只小狗,所谓封闭性就是这样的含义。

除了善于把数学概念进行生活类比外,鲍亮还像语言大师一样,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、抑扬顿挫的语调与学生互动,一句“对不”就可以拐好几个声调,逗得学生哈哈大笑。

难怪鲍亮的课堂上鲜有学生翘课和睡觉,甚至有学生在上完课后,发帖称“鲍亮老师上课生动有趣,求推广”。

勤练内功成就年轻名师

从教7年,在学生的测评中,鲍亮的得分从未低于过90分,上学期线性代数课更是得到了98.3的高分,这对上大面积基础课的老师来说非常不易。近几年,鲍亮还收获了3项教学大奖:首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三等奖,首届上海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自然科学基础学科组一等奖,华东理工大学“课堂教学风采杯”授课大赛特等奖。

但2007年初登讲台的他,远没有如今的从容。“教学应该是对知识进行艺术性再创造的过程。”那时的鲍亮很希望自己的课堂教学,能像王朔的小说一样“画一把刀给读者,闪耀出刀锋上的光芒”。

为此,鲍亮下足了功夫。

鲍亮爱听评书、相声和小品,但他与普通听众又有区别:不仅是为了听觉享受,更是为了学习其中的艺术特性,并将其融入自己的课堂教学。鲍亮尤其喜欢听袁阔成的《三国演义》,精彩的地方,他会跟着练习自己的语音、语调;闲暇时,鲍亮还会朗诵诗歌,使自己的语言更富有艺术特质。

“诚于中而形于外”,课堂教学光靠起伏有致的语音、语调来激发学生兴趣还不够。教学最重要的是什么?这是鲍亮经常思考的问题。从房鼎业、黑恩成、刘剑平等老师身上,鲍亮学到了态度——尊重学生,对教学有热情;从施劲松等同事身上,鲍亮学会了自然过渡——每节课用五分钟时间带领学生复习上节课的内容;在日积月累的教学过程中,他学会了读懂学生的表情、反应,进而控制自己的语速和课堂节奏。

“上课跟着老师的思路走,是最轻松的一条路,是效率最高的学习方法。”坚信于此的鲍亮,在教学中还注意与学生互动,以提问、讨论式教学来活跃气氛、吸引学生的注意力。“我不是勤奋型的学霸,能够上课搞得懂的知识就不想课后再看书,所以,上课基本不睡觉。但不睡觉这一点,光看学生本身还不够,更得看老师——至少于我而言,鲍老师做到了。”一名学生在测评时如此写道。

“我很享受站在讲台上的感觉,每次看见学生睁着大眼睛听讲,或者在互动中哈哈大笑,我都很期待下一次的讲课。”言语中,鲍亮对课堂教学的热爱表露无遗。

教学与科研的双重乐趣

“数学很美。”在鲍亮眼里,数学不是乌托邦,而是实实在在地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,甚至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有着革命性影响,就像央视《大国崛起》解说词中表述的那样:牛顿为工业革命创造了一把科学的钥匙,瓦特拿着这把钥匙开启了工业革命的大门……

鲍亮很享受与数学亲密接触的过程。他主讲的课程有很多:线性代数、数值分析、数值逼近、数学软件及应用、计算方法、MATLAB 及应用,既有面向全校低年级学生的大面积基础课,也有面向数学系高年级学生的专业课。在具体的教学中,他会因材施教:对低年级学生,他重视对学生逻辑思维的培养,注重对课程进行层层递进、环环相扣的教学设计,希望学生能够让这些知识点按照它们内在的逻辑不断地“气息流转”,最后“像打通任督二脉一样,内功自然提升起来”;对数学专业的高年级学生,鲍亮更多是引导学生进行批判性思考,以科学发展的脉络,启发他们的探索性和创造性。

一名学生由于对一些理论推导的理解力总是慢别人半拍,一直埋怨自己踏进了数学系。但上了鲍老师的课后,“外推思想”的惊人效率使他重新认识了数学的力量以及这个专业的奥义,甚至开始遗憾当初没有认真学习数值分析、高数等课程。

“仍记得,最初不信鲍老师所说的‘6节课教你学会乃至精通Matlab’。现在想来,若鲍亮,确实可以!此生闻听鲍亮课,幸甚;踏进这个专业,无悔!”看到学生如此发自肺腑的评价,鲍亮感受到了身为教师的快乐。

如果说教学是给予的乐趣,科研带给鲍亮的则是发现和创造的成就感。

鲍亮醉心于计算数学的研究——利用计算机解决数学问题,无论是探测宇宙的卫星设计,还是大规模集成电路设计,都有大量的数据计算问题。目前,鲍亮作为项目负责人,主持了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,发表了28篇科研论文,其中SCI检索论文21篇,EI 检索论文 7 篇。

“教学相长,将国际上的前沿热点研究加入自己的思考和探索,再融入课堂教学中,学生自然觉得耳目一新。”鲍亮说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jfdaily.com/jizhe/201409/t20140910_755706.html